和平縣廉潔小小說(閃小說、微小說)征文獲獎作品選登?老古董

來源:和平縣紀委  作者:  時間:2018-12-27

老古董

文/蔣危如


   我接到妻子的電話,立刻往家里趕。

   推開門,“老古董”坐在沙發上,臉黑得像涂了一層墨汁。 

  “老古董”不是別人,是我的父親,說起這個綽號,還有一段來歷。 

  父親從小老實本分,憨厚得近乎愚昧,從小屁孩混成大男孩,仍然沒有長進。母親向父親示愛時,他竟然一口回絕,一本正經說,婚姻大事豈能兒戲?必須得有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母親氣得直翻白眼,跺著腳說他迂腐,是個老古董。母親嘴里氣,心里卻偏愛父親的迂腐勁,紅著臉央求父母請了媒人,父親才歡天喜地同意了。從那之后,“老古董”便成了父親的代名字。 

  我一邊脫衣服一邊說,爸,來也不告訴我一聲,我好去接你。 

  父親頭也不抬,甕聲甕氣說,我有手有腳,要你接什么? 

  我笑著打趣道,爸,城市這么大,怕你老迷路呀。

   父親一聽,紅了臉,粗著脖子說,我才不會迷路呢。倒是你,經常迷路吧? 

   我聽得一頭霧水。 父親陰著臉,從環保袋里捧出一個木匣子,放到桌子上。我一看,心撲通撲通跳得歡,28年前的事情重又浮現眼前。   

  28年前,我還是小學生,對畫畫近乎癡狂。可父親卻固執地認為,畫畫沒出息,不給我買畫畫本,更不給我買畫筆。我特郁悶。一次,我跟著父親去賬務室,看見大摞記賬本時,眼睛賊亮賊亮的。財務室的叔叔看透了我的心思,瞞著父親送了我一本記賬本和一支鋼筆。 

  有一次,我正在畫畫,父親回來了,看見記賬本時,厲聲問道,什么時候偷的?我不吭聲。父親氣極,狠狠給了我一巴掌,吼道,說!到底什么時候偷的?我的臉像著了火,“哇”的一聲噴出一口血水,血水不偏不斜剛好落到畫上。我心痛極了,沖著父親大吼,你憑什么說我是偷的?父親氣急敗壞嚷道,不是偷的,難道記賬本會飛到你的手上不成?兔崽子,我打死你!父親抬腿又給了我一腳。我痛得殺豬一般嚎叫起來。

   母親聞聲,趕了回來,抱著我沖著父親大吼,你是不是瘋了?父親喘著粗氣,指著我說,你問問你的寶貝兒子,他到底干了什么事?我哭著說記賬本不是偷的,是叔叔送的。兔崽子,你還狡辯,看我不揍死你!父親說著又要動手,母親用身子護住我,父親才住了手。那天晚上,我想著白天的事,怎么也睡不著。半夜時分,父親推門進來,我趕緊閉上眼裝睡。父親輕手輕腳走進來,輕輕的坐在床沿上,伸出粗糙的手,輕輕的撫摸著我紅腫的臉,哽咽著說,兒子,爸爸打你,是為你好,希望你長大后能堂堂正正做人。

   兒呀,打在你的身上,痛在爸爸的心上呀。說著說著,一滴冰冷的淚落在我的臉上。

   第二天,父親做了一個木匣子,把那帶血的記賬本寶貝似的放進匣子里。母親譏諷道,老古董,打了孩子很有成就感,準備留作紀念?父親好像沒聽見一般,一臉凝重把木匣子放到桌上,命令我和妹妹跪下,說,你們兄妹記好了,這個木匣子里帶血的記賬本就是教訓,以后要是心術不正,貪圖小利,以權謀私,別怪爸爸心狠。 

   我正想得入神,父親突然大吼一聲,跪下!

   我一臉驚愕,爸,你要干嘛? 

   我問你,你是不是給村里的牛二免了八千元的稅?

   爸,你怎么知道的? 你做都做了,還怕我知道嗎?別以為你當稅務局長了,老子就不敢管你了!跪下!  

   父親又是一聲吼。

   我驚出一身汗,急忙說,爸,牛二爸爸曾經救過我的命……    

   閉嘴!就因為救過你的命,你就幫他偷稅漏稅?

   爸,你聽我把話說完,我確實給牛二免了八千元的稅,可那錢是我墊的。

   父親的身子僵硬了,像根木樁杵在哪一動也不動。

   我叫一聲“爸”,父親回過神來,用懷疑的眼光看定我,一字一頓問,錢真是你出的? 

   爸爸,有你這個“老古董”盯著,就算借我十個膽,我也不敢干那種違法亂紀的事情呀,你老把心放肚子里吧! 

   父親撓撓頭,嘿嘿地笑,轉身抱起木匣子,說,老伙計,看來這里不需要你啰。走!跟我回家。我一把奪過木匣子,笑著說,爸,木匣子里面留著我的血,還是讓它陪伴我吧!

 

 


關閉
官方微信
久乐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