丟掉初心,也就丟掉了靈魂——山東省東營市發改委原黨組書記、主任曹明剛貪腐案警示錄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作者:  時間:2018-2-6

  “我走丟了行時初心,跑偏了人生方向,淡忘了宗旨意識,放松了修身養性,從一個有志青年,變成了一個利祿俗客;從一個曾有益于社會的人,變成了黨的肌體上的害蟲、東營歷史上的罪人,讓組織失望,讓領導痛心,讓群眾唾棄,這是何等的蛻變和腐化……”山東省東營市發改委原黨組書記、主任曹明剛的懺悔,字里行間浸透著淚水,悔恨之情躍然紙上,讓人唏噓、發人深省。

  “東營市發改委原黨組書記、主任曹明剛嚴重違紀被開除黨籍和公職……”2017年4月19日,東營市紀委發布的消息在當地引起震動。

  沒守住“第一次”,貪欲大門被打開

  回望過去,51歲的曹明剛曾經有一段引以為豪的奮斗歷程和輝煌歲月。他17歲參加工作,21歲入黨,31歲擔任縣區領導班子成員,41歲擔任正縣級一把手;他是家人的驕傲,也是當地黨員領導干部的翹楚;在擔任市發改委主任期間,他帶領干部職工做了大量工作,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,為東營市的經濟社會發展出過力、流過汗。然而,曹明剛卻因為自己的貪腐,不僅沒能續寫自己的輝煌,反而深陷囹圄,組織30多年的培養、個人30多年的奮斗付之東流。

  曹明剛在墾利縣先后擔任縣委常委、組織部長,縣委副書記、縣紀委書記。在縣里任職時他邁出了違紀違法的第一步。2005年,他從油田的一家企業協調資金20萬元,打算給自己聯系幫扶的村莊修建一條道路。后來,交通部門按規劃修好了道路,這筆資金沒有使用,他就存放在朋友的企業賬戶上。在貪欲的驅使下,曹明剛以其弟弟公司的名義與朋友的企業簽訂假合同,幾經轉賬漂洗,并經過一年多的觀察,感覺平安無事后,他將這20萬元資金據為己有。以貪污這20萬元為開端,曹明剛邁上了瘋狂斂財的違法犯罪之路。正如他在懺悔書中說的:“不能做的事情一定要堅守住第一次,有了第一次,就突破了思想防線,就像千里大堤在這個口子上潰決,便會有第二次、第三次……”

  鉆進錢眼,墜落腐敗深淵

  2006年底,曹明剛由縣委副書記調整到市統計局任副局長。他感覺“自己的成長空間已經很小了,路也變窄了”,心理上悄然發生了變化。2010年,曹明剛參加了省里組織的中青年干部培訓班,期間到美國學習培訓4個月。培訓結束回國后,他把在美國學習期間的所見所聞編寫了兩本書。可是出版費用從哪里來呢?他找到下屬單位,讓下屬單位把5萬元的出版費解決了。嘗到甜頭的曹明剛自認為找到了一條生財之道,通過各種場合和渠道,打著幫助解決出版費的旗號,四處斂財,有的部門、企業竟一次性給解決出版費10萬元。這錢來得太容易了,于是一版送完了,就印第二版、第三版,通過這種“名義上拉贊助、印畫冊,實際上中飽私囊”的方式,曹明剛先后收受有關部門、企業贊助出版費100多萬元,這兩本書真正成了他的“搖錢書”。

  隨著工作崗位的調整,曹明剛手中的權力越來越大,斂財的膽子也日益增大,收錢的方式也越來越露骨。幫助親戚、朋友家的孩子安排工作要收錢,幫助企業向上級爭取項目要收錢,為企業審批市級扶持資金要收錢……他利用組織單位干部職工到某大學學習培訓的機會,向校方索要5萬元好處費,甚至向對方郵寄了26張共計1.8萬元的餐飲發票讓對方報銷,其中最小面值的一張發票金額僅為198元。

  對那些主動給自己送錢的企業,曹明剛會千方百計地給予照顧,讓企業獲得更大的回報。有一家企業老板曾送給曹明剛一輛奧迪轎車供其個人使用,他投桃報李,利用職權,違規向這個老板的企業一次性撥發服務業發展引導資金45萬元,而實際上這家企業并不符合申報條件。

  曹明剛為了讓錢財保值增值,先后購買房產12套,有普通住宅、沿街商鋪,也有高檔別墅;他不僅在東營購房,還在天津、青島等地置辦房產,甚至以借錢的名義,讓企業老板出資幫自己買。有一次,曹明剛想去青島買房,他便叫上一名企業老板一起去看房。交定金時,他卻稱自己沒帶錢,這位老板心領神會,馬上替曹明剛交上了5萬元定金。等交購房款時,曹明剛又給這位老板打電話,說自己的錢還差30萬,于是這位老板又為其支付了30萬元的購房款。

  出于對金錢的貪婪和癡迷,曹明剛對收錢達到了無所顧忌、肆無忌憚的程度。就在其接受組織審查的前一天晚上,他還在辦公室收受了一位企業老板送上的2萬元現金。

  對抗組織審查,難逃黨紀懲處

  曹明剛在單位常常把守紀律講規矩掛在嘴邊,告誡單位干部職工:“要時刻緊繃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這根弦;要嚴于律己,慎獨慎微。”就在被調查前,他還以《以反面典型為鏡,做忠誠干凈擔當的發改干部》為題,為黨員干部上了一堂黨課。然而,背后他卻大肆搞權錢交易,瘋狂斂財。為掩飾自己的貪腐行為,曹明剛大搞瞞天過海的把戲,企圖逃避審查。他先后將自己名下的5套房產變更到父親和弟弟名下;將200多萬元的賣房款,暫存到親戚名下;把從一家企業索要來的30萬元贊助費存放在一個朋友處,并自我安慰:“把錢放在他那里,我沒有使用,就不算違紀違法,錢還是由我控制,這樣我比較放心。”他自認為這些做法天衣無縫,最終卻還是難逃黨紀國法的制裁。

  僥幸,讓曹明剛在對抗組織審查的路上越走越遠。在填報個人有關事項報告和接受組織函詢時,曹明剛心想“我家房產多,正常收入不足以購買這么多房產,如果如實填報,可能會引起組織懷疑,會影響我的提拔使用,進而可能發現我貪污受賄等違紀違法問題”,便在申報過程中搞欺瞞和弄虛作假。在面對市委、市政府和紀委主要領導談話時,他仍然心存僥幸,拍著胸脯說自己沒有任何問題,是清白的。然而,在接受組織審查前,他通過發短信、打電話的方式與企業老板訂立攻守同盟,捏造150萬元借款來掩飾非法所得。僥幸心理讓他一次又一次將組織給予的挽救機會拒之門外,甚至在接受組織審查后,他仍然對組織不忠誠、不老實,將其向一位企業老板索要的20萬元故意說成60萬元,企圖以此來掩蓋其他的4次索賄行為。正如曹明剛自己所說:“僥幸導致自己在違法犯罪的泥潭里越陷越深。”

  事已至此,悔之晚矣。“我辜負了組織的培養,我走錯了路。我一直為我犯下的罪羞愧,每每想到這些,就會不自覺地流下眼淚,我太對不起組織了,太對不起家人了。”曹明剛在懺悔書中寫道。

關閉
官方微信
久乐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