劉奇山:“貪字貧字殼”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作者:  時間:2018-2-6

  多少貪婪者與蝜蝂、腰纏“千錢”的渡江人何其相似,類似的教訓讓人嗟嘆不已。做事最怕生貪欲,人只一念貪私,便銷剛為柔、塞智為昏、變恩為慘、染潔為污,壞了一生人品,最后總是雞飛蛋打、人財兩空。

  閩南有句俚語叫“貪字貧字殼”,告誡人們貪念不加克制就會走向事情反面。這不禁讓筆者想起了柳宗元筆下的蝜蝂。

  柳宗元在《蝜蝂傳》中杜撰了一種叫蝜蝂的昆蟲。蝜蝂爬行的時候遇到東西,總是抓起來背著,即使非常勞累也不停止。它背部很粗糙,背負的東西不會散落,因而東西越背越多直至被壓垮。有人可憐它,幫它卸掉重負,但只要它還能爬動,就依然像以往一樣撿取東西。它還喜歡往高處爬,用盡力氣也不肯停下來,直至跌落、摔死。

  蝜蝂的悲劇,警示人們要懂得取舍,如果貪心不足、欲壑難填,離“貧”字就越來越近。

  還是柳宗元,曾在《哀溺文》中記述了一個類似蝜蝂的貪婪之人。一日,河水暴漲,五六個人乘船橫渡湘江。船至江心漏水,眾人紛紛逃生、奮力游向河岸。一年輕人因腰纏“千錢”越游越慢,同伴勸其扔掉錢保命。年輕人卻舍不得,最終淹死于江中。

  多少貪婪者與蝜蝂、腰纏“千錢”的渡江人何其相似,類似的教訓讓人嗟嘆不已。做事最怕生貪欲,人只一念貪私,便銷剛為柔、塞智為昏、變恩為慘、染潔為污,壞了一生人品,最后總是雞飛蛋打、人財兩空。

  貪者,想非分之想也。貪財的貪污盜竊,中飽私囊;貪位的投機鉆營,覬覦高位;貪權的以權謀私,權錢交易……明末清初有一個叫錢德蒼的人寫了一本奇書《解人頤》,里面有一首打油詩把人的貪欲描繪得淋漓盡致:“終日奔波只為饑,方才一飽便思衣。衣食兩般皆具足,又想嬌容美貌妻。娶得美妻生下子,恨無田地少根基。買到田園多廣闊,出入無船少馬騎。槽頭扣了騾和馬,嘆無官職被人欺。縣丞主簿還嫌小,又要朝中掛紫衣。作了皇帝求仙術,更想登天跨鶴飛。若要世人心里足,除是南柯一夢西。”可見,貪欲如果不加以遏制,就會無限膨脹。

  《道德經》有言:“五色令人目盲;五音令人耳聾;五味令人口爽;馳騁畋獵,令人心發狂;難得之貨,令人行妨。”權力、地位、金錢、美色,對人的誘惑和殺傷力極大。從古至今有不少為官者禁不住權錢美色的誘惑,最終身陷囹圄。宋朝奸相蔡京,被貶嶺南,他在路上寫過一首《西江月》:“八十一年往事,四千里外無家。如今流落向天涯。夢到瑤池闕下。玉殿五回命相,彤庭幾度宣麻。止因貪此戀榮華。便有如今事也。”這首詞高度概括了蔡京自己一生的經歷,直接點明了“無家可歸”的“如今事”是由自己“戀榮華”所造成的,值得后人警醒。

  貪如火,不遏則燎原;欲如水,不遏則滔天。如何控制人的貪欲,古訓甚多。

  河南省鄭州市鞏義市附近的百年老宅康百萬莊園《留余家訓》就有言:“留有余,不盡之巧以還造化;留有余,不盡之祿以還朝廷;留有余,不盡之財以還百姓;留有余,不盡之福以還子孫。”《紅樓夢》中寫巧姐的曲子《留余慶》道:“留余慶,留余慶,忽遇恩人;幸娘親,幸娘親,積得陰功。勸人生,濟困扶窮。休似俺那愛銀錢、忘骨肉的狠舅奸兄!正是乘除加減,上有蒼穹。”“留余”思想告誡人們不可窮盡一切利益歸己所有,實現一定程度利益均衡,保持人與社會、自然之間關系的和諧,相伴相生,正常謀利,謀正當利,適可而止。

  “人之病莫甚于一貪”,此言可謂一針見血、入木三分,欲壑難填遲早會出事。翻開很多貪腐官員的懺悔錄,不難發現一個“經典套路”:從忐忑不安的第一次,慢慢發展為自認不會出事的狂妄自大,任由欲望膨脹,最后“船到江心補漏遲”。

  人生路上,須謹記:貪一滴,占一點,點點滴滴是深淵;留份白,留份清,清清白白在人間。(劉奇山)

 

關閉
官方微信
久乐棋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