積金不如積德

來源:中國紀檢監察報  作者:  時間:2017-10-13

  在舊有觀念里,總認為給子女積累足夠的財富,就是對其最大的愛。然而,此舉真能保障子女一輩子富足嗎?司馬光有段著名的家訓:“積金以遺子孫,子孫未必能守;積書以遺子孫,子孫未必能讀;不如積陰德于冥冥之中,以為子孫長久之計。”給后代留什么?司馬光在家訓中作了最好的詮釋。

  明朝有位王中丞,總制兩廣,有一天清查官庫所藏的財物時,發現有盈余金三十四萬兩。當時,國家久無戰爭,軍數少而餉多,日積月累,遂有大盈余。面對這筆無主可歸的公帑,如果王中丞不說,誰也不能查究,朝廷亦不知。他的一位老友勸道:“公一塵不染,朝野共知,但此次查到之銀既非下取民膏,亦非侵占國庫。公有四子,可稍為之計劃,報以三十萬兩,留四萬兩分授四子。于公之忠介無損也。”王中丞聽了笑著說:“如此有如孀居之婦,守三十年節,一旦為兒孫計而改節,不可惜嗎?”乃盡數奏報,不留錙銖,人們稱贊王中丞是位難得的真君子。后來他歷任郡守,諸孫連中數元或魁,接續相位,家道久興不衰。

  宋代有位王祐,在做權開封府(相當于京都行政長官)、兵部侍郎時,奉命偵辦魏州節度使符彥卿意圖造反一案。王祐花費數月明察暗訪,最終也沒有查獲任何證據。他據實上報,卻被貶“徙知襄州”。面對失意,王祐淡定從容,在赴襄州就任前,在自己的宅院內手植槐樹三棵,并頗為自信地說:“吾后世子孫必有為三公者。”此語后來果然應驗。王佑本人雖然沒有位高權重,但其子孫卻頗受其德影響。兒子后來登上相位。王祐在自己的宅院內手植槐樹三棵,承襲達千年。以三棵槐樹命名的“三槐堂”,成了山東王家響當當的堂號。

  與王祐和王中丞秉公、坦蕩、正直的品格相比,浙江紹興府有位布政官,善于搜刮民脂民膏,貪污積財數十萬,被免官后回鄉,買了十萬畝良田,在郡中算得上是首富了。他只有一兒一孫,整天不務正業,揮霍錢財,結果都是短命而死。兒孫死后不久,布政官就中風癱瘓,此時家中的財產已經全部敗光了。他臨終時說:“我官做得不能算小,田買了十萬畝也不能算少,都是在我手中置的,如今雙手空空,家道衰落。這到底是怎么啦!”

  歷史上,許多賢臣名吏在“積德與積金”的處理上,都很注重以身示誡,留下了珍貴的精神財富。東漢名臣楊震官至太守,為官不徇私情,教導子孫粗食步行。有親朋好友勸他,趁大權在握的時候,為子孫多置些產業,楊震笑道,讓子孫具備清廉之德,這就是重要的“家財”了。明代嘉靖時期的都御史戚景通,清正廉潔,病重期間,把時年17歲的兒子戚繼光叫到病榻前說:“為父沒有給你留下什么財產,只留給你忠貞愛國之心。”歷史證明,戚繼光繼承父志,成為一代抗倭名將,名垂青史。清代的鄭板橋,為政清廉,他對子女要求十分嚴格。他對兒子說:“我不愿子孫將來能勢位富厚,不能積造孽錢以害子孫。”他的女兒出嫁時連嫁妝也沒有。鄭板橋在彌留之際,叫兒子親自做幾個饅頭給他吃,當兒子做好饅頭端來時,他卻已咽氣。兒子悲痛欲絕,忽見茶幾上有一紙條:“淌自己的汗,吃自己的飯,自己的事自己干,靠人靠天靠祖宗,不算是好漢。”兒子這才恍然大悟,明白了父親要他做饅頭的良苦用心。

  積德不積金。留給子孫財富,不如培養子孫。讓子孫成為國家棟梁和對社會有用的人,這才是留給后人最好的財富。(程學武)


關閉
官方微信
久乐棋牌